您当前位置:潮州茶叶网 > 茶友交流 > 雅集文会

一片普洱茶的旅行:回忆普洱茶的那些年
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9    点击数:5507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“存钱不如存普洱,开店就开茶叶店!”“普洱茶热”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。那么,在这样的热潮中,又有多少梦与痛呢?
    我是一饼普洱茶(七两,350克),哈哈,听我名字就足够吸引你了吧,君不见,到处都在传言我比同等量的黄金都要贵吗?
    我是市场的产物,从身价8元,曾经一度被卖到了1万元,有时候,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值多少钱。现在就讲述一下我这几年的生存状态吧。
    云南谜底成本价:8元我出生在云南普洱市易武镇。
    易武,是个毫不起眼的小地方,但是,对于爱茶人或者是炒茶人来说,它应该是耳熟能详的名字。它是着名的茶马古道的起点,又是传说中的六大茶山(易武、倚邦、攸乐、漫撒、曼砖、革登)之首,所以,对于喝普洱茶的人来说,不识易武,就如同读武侠不识金庸。
    易武镇的人家,都是茶农。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同兴号,车顺号,一般来说,每家都有一个院子,一个二层小楼,一间作坊,每家都是一个完整的小茶厂,可以把刚采摘下来的茶叶变成茶饼或茶砖。
其实,几年前这些茶农并不种茶,因为茶叶不值钱。最近几年,随着普洱茶的火暴,从几元一饼到几百几千元一饼,短短几年翻了几十倍,所以大家种茶的干劲马上就起来了。
    普洱的老树茶大都散落在野草杂树丛生的山里,数量有限。如果全部采完制成成品,顶破天也就200吨,但是2006年,市场上却卖出了2000多吨,多出来的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,这个只有茶农自己心里清楚了。
今天,我本着诚实守信的原则告诉大家,我的原材料其实就是从茶农栽培的茶树上取得的,不过,沾了“易武”这两个字的光,我也算是正宗产品。
    2000年的4月,我的原料被茶农采摘下来的后,不久就被一个家庭作坊制作成了一饼普洱茶,制作的过程是四步:采摘,杀青,揉捻,晒青。但是关于这个过程,现在说法不一,越来越悬乎。我也懒得争辩。
    值得说的是,我以为我的生命会在两年内结束。那时候,我的包装上还标注了生产日期,保质期为24个月。
    广州故事第一次转手:由8元变为100元我是以8元钱的价格被一西安经销商购买后离开云南的。时间是2001年7月。
新的主人是个懵懂的茶叶老板,在西安的国际展览中心不远处开了一个茶庄。
当时,西安还很少有欣赏我们的人,老板是从台湾一朋友处得知当时普洱茶已经热起来了的。
    “只要热了,就肯定会更热,就要马上囤货。”这是这个老板的商业哲学,我真佩服他的眼光。
    不过,小老板毕竟是小老板,尽管他当时已经听说,两年期的一饼普洱茶在台湾已经卖到了500元,但是,当来自广州的王先生给他100元的时候,他还是毫不犹豫就把我给卖了。
    就这样,三个月的时间,经西安老板一转手,我的身价从8元变成100元涨了10倍多。
    意想不到的是,接下来,我的价值的翻倍速度会更快。
    这一次,我的主人王先生是个职业炒家。他对普洱茶并不感冒,甚至不喜欢我的陈香味道,他唯一看中的,是我的投资价值。
    此前4年,王先生在台湾跟着一个老板炒普洱茶,该老板4年赚了2000万元,学到了基本的技巧之后,他称病溜到了广州。
    我被放在王先生在广州的家里,后来,我发现整个屋子都是我的同胞,有的是从云南本地被收购来,有的则是从中间商处收购来的。
    一群来自我老家的普洱茶告诉我,当时,王先生派出去收茶的人就有上百名,各个城市、茶庄、农村甚至是边远的老供销社都有他们的身影。
    在收老茶的同时,王先生和他的同行们还开始介入茶厂的并购中,一时间云南茶厂并购收购成风,尽管此前茶的产量早就比以前翻了很多倍,但是,大部分增产的份额都已经进入炒家的仓库。
    后来,我知道这叫囤货。
    流浪北京被“拍卖”:由100元变成底价3000元、“成交价”8000元2004年,当我从王先生家里被翻出来的时候,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什么能养生,什么越陈年越好喝等言论把我吹得晕头转向。
    不久,我到了首都北京,躺在一个大酒店的展台上。原来这里是一场关于我和我的同胞的拍卖会。展台的背景布上写着“XXX普洱茶茶王拍卖大会”。
    程序很正规,是云南一家拍卖行执行的,当然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来了很多记者,好像还有专门的公关公司在负责宣传策划。
    拍卖进行得很热闹,我的底价是3000元,最后的成交价是8000元。当然,我不是整个拍卖会的最大亮点。和我一同从王先生家里拿出来的一套起拍价为6666元的普洱茶最终拍出了9万元。
    第二天,报纸上、电视里、广播中到处都是普洱茶被拍卖出历史高价的新闻。
    但是,让我奇怪的是,晚上的时候,我又被中标人送还给了王先生。当然,被送还的,还有那被拍出9万元高价的同胞。
    后来,我才知道,他们都是王先生自己的人。
    经过几次折腾,我终于明白,这种拍卖是让我等普洱茶迅速增值的一种方式。我刚刚遭遇的就是一次“假拍”。
把几十元、几百元收回来的普洱茶以几千元、几万元的价格从左手拍卖到右手,我等就有了价值依据。
    不久,一些更具想像力的活动也让普洱茶迅速名闻全国。什么名人秀以及什么马帮进京等,一步一步把普洱茶价格推向新高。我的老板告诉他的朋友:“只有不断地制造文化效应,才能迅速提高市场的占有率。”
    定居香港被套牢:从身价1万元到100元2007年1月,经过文化效应、人为制造供求紧张以及限量发售等操作之后,我身上的普洱茶三个字,成为“价值连城”的标签。
    “存钱不如存普洱,开店就开茶叶店!”“普洱热”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。
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王先生带回广州芳村茶叶市场的。3年前在这里卖茶叶的几乎全部骑自行车,现在都是一辆辆宝马车停在档口。
    我现在的东家张老板虽然美其名曰老板,但是之前他一直是干物流生意的,对茶特别是我等普洱茶无论是功效还是历史都是一无所知。
    但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,他在王先生手里,一次性就购买了300万元的货,这里面,当然包括我。我看了看我的新标签,是1万元。
    守仓库的人说,张老板本来就是想“炒短线”的,只要等价钱一上涨,马上就地转手。
    可人算不如天算。
    进入4月,普洱茶价格直线下降。以前标价几万元的,很多老板,直接在数字后面就划掉了一个“0”。
    张老板见势不对,想立即出售仓库里价值300万元的普洱茶套现,但是,来了几拨客人,开出的价格一个比一个低。最低被人开价30万元,张老板已经不敢让人来看了。据说,我这样一块普洱茶,别人只给100元。
    不想再受刺激,张老板把我们全部运到了香港。刚开始还放在展台上,现在被扔到角落里。
    现在,他见人就说:“该死的普洱茶,我被套牢了。”
    我想,该死的不是普洱茶,而是你们这些利欲熏心的人吧。
注:该文是“商界•城乡致富”杂志2007年第8期的一篇旧文!

标签: